山更青 草更绿 水更碧——阿坝州环境保护工作综

作者:新闻动态

  化学需氧量等4项指标均控制在规定范围之内;全州主要河流出境断面水质达到Ⅲ类以上水域标准,城镇环境空气质量平均值达到二级标准,城市噪声平均等效声级≤55分贝;创建省级生态县1个、国家级生态乡镇16个、省级生态乡镇48个、省级生态村30个……

  山青,草绿,天蓝,土净。在第46个世界环境日到来之际,记者行走在初夏阿坝的高山、牧区,满眼处处是风景,深切地感受到,在这里,碧水蓝天不仅是一张旅游“活名片”,更是阿坝州生态文明建设的成果展示。

  近年来,阿坝州大力推进“生态阿坝”建设,全面推动环境保护工作,取得创新突破。环境质量保持优良,生态建设成效显著,监管能力不断提高,总量减排圆满完成,环评管理取得突破,法制保障不断完善……

  如今, 一场环境保护攻坚战在阿坝州全面打响,生态文明建设新风吹遍阿坝大地。

  4月以来,茂县在干旱河谷地段大力开展绿化植树行动,率先在全省实施了干旱河谷治理工程,人工植苗1500亩,封山育林500亩。“干旱河谷生态综合治理关键在水、体现在林,以水为脉、林水结合是治理的核心。”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该县累计完成干旱河谷生态治理1.93万亩,森林覆盖率提高到36.87%。

  近年来,茂县还根据治理区气候、土壤和水源条件,科学选择树种。在降水少、土壤瘠薄的阳坡地段,主要选用岷江柏、侧柏、刺槐等乡土树种;在高海拔地段,主要选用云杉、油松等树种;在降水及土壤条件相对较好的地段,则选用部分花椒、李子等经济树种。截至目前,茂县水果种植面积达73200亩、花椒42500亩、核桃8000亩,花椒、核桃种植已成为当地群众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种植经济林木也成为生态保护的“重头戏”。

  多年来,茂县注重统筹整合资源,致力于解决生存、生产、生活等民生问题。水是生产、生活之源。针对全年旱涝不均的实际,茂县创新实施了“百村千池万窖”微水灌溉工程,从2014年起用时3年,在21个乡(镇)、127个村新建池(窖)18509口、引水沟渠113公里、引水管道3274公里,新增蓄水40万立方米,恢复改善灌面11.8万亩,切实解决了高半山旱季缺水难题。

  南新镇别立村就受益于“百村千池万窖”微水灌溉工程。村民们都说:“以前吃水、浇地都靠山沟水、从山下的河里背水来解决,农产品产量不高,更不要说致富增收了。”如今,该村村民不再为人畜饮水发愁了,农业生产灌溉用水也得到了有效解决。

  水的难题解决了,农村经济加快发展,生态矛盾又产生了。如何解决好农村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历来是个难题。茂县经过多年的探索,通过村规民约推进养殖改散养为圈养,减少了牲畜对治理区域的植被破坏。同时,针对村民挖取林下腐殖质积肥从而导致水土流失、树木枯死等问题,引导村民采用农家肥、有机化肥予以替代,为生态产业发展和综合治理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永和乡腊普村,果园里的李子树下堆着许多鼓鼓囊囊的口袋。“这是从草地上拉回来的羊粪,准备用来给果树施肥。”该村村委会主任龙熊告诉记者,村民的生态坏境保护意识增强了,再也没人上山挖腐殖质积肥,科学种植的观念深入人心。

  茂县干旱河谷生态治理是阿坝州环境保护的成功探索。同是受地震、泥石流等自然灾害侵害严重的汶川、理县等干旱河谷地区,生态治理有序推进、成效显著。各地积极探索、创新模式,护一方水土,保一山翠绿,为阿坝州环境保护、生态治理添砖加瓦、保驾护航。

  “快看!那里有黑颈鹤,好漂亮啊……”六月的阿坝县曼则塘湿地景色迷人,游客纷纷驻足观赏、拍照。成群的黑颈鹤与湿地构成一幅天然的生态画卷。

  近年来,阿坝县在加快经济发展的同时,更加注重环境保护,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环境质量持续改善,城乡面貌焕然一新。黑颈鹤年年如约而至,有力印证了阿坝县环境保护工作取得的显著成效,彰显了该县保护环境、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信心和决心。

  然而,严重的草原沙化现象,更让人触目惊心。据统计,该县各类沙化土地面积达9683.1h㎡,是全省土地沙化危害比较严重的县之一。

  沙化土地如何治理?生态环境怎样修复?记者在贾洛镇的防沙治理区找到了答案。一簇簇长势喜人的高原柳、沙棘等灌木在较薄的土壤下扎了根,浅薄的泥土下便是厚厚的沙层,而在没有灌木生长的地表全是沙丘。

  “以前,这里沙尘满天飞,如今,通过围栏封禁、植灌种草、牛羊粪固沙、设置生物沙障等多种手段,沙化土地林草植被已得到了明显恢复。”阿坝县林业局负责人如是说。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该县退牧还草成效依然显著,为防止沙化现象恶化起到了积极作用。“以前,我家的牛羊数在60头以上,而且每年繁殖后都要增加,但不少牛羊因缺草而过不了冬;而今,我们对牛羊实行了‘计划生育’,牛羊数量虽然减少了,但良种率和产出率提高了。”贾洛镇牧民呷比告诉记者。

  畜牧业生产方式的改变,减轻了草原沙化程度,保护了草原生态坏境。千百年来赶着牛羊逐水草而居的阿坝县牧民,成为了绿色草原的守护者。环保加工

  “若尔盖县的沙化治理并不难。”若尔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俄尕告诉记者,该县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境内的若尔盖湿地幅员16万多公顷、蓄水总量近100亿立方米,在调节气候、保持水土、减少温室效应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2016年8月23日,经国家林业局发文批准,确认若尔盖湿地公园通过国家验收,成为国家级湿地公园,这是阿坝州建成的首个国家级湿地公园。

  早在五年前,若尔盖湿地公园获批开展国家湿地公园试点。在试点建设中,该县以生态恢复为核心,以湿地保育为重点,累积投资近7000万元,环保加工在黄河及白河的主河道、瓦延诺尔措湖周围岸边等区域栽植高山柳666.58万株,形成面积约99.69公顷的护岸林和以黑颈鹤为主的水鸟栖息地18.2公顷。通过栽种本土草木,恢复湿地植被,增加草原面积17.06公顷。

  阿坝县草原沙化治理和若尔盖湿地公园生态恢复是阿坝州草原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的缩影。金川“太阳河谷”国家级森林公园获批,壤塘县南木且湿地公园荣升国家级……近年来,阿坝州环境保护、生态建设捷报频传。

  2016年4月,阿坝州与河海大学、水利水电规划设计院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促进岷江—大渡河上游地区经济社会与人口资源社会环境可持续发展,成为全国首个开启流域水生态综合治理的市州;

  2016年11月,阿坝州在汶川召开“第二届世界水谷论坛暨首届汶川论坛”,邀请国内外专家学者为岷江—大渡河流域综合治理“问诊把脉”,推进岷江—大渡河流域水生态修复治理;

  3月6日,阿坝州委、州政府在马尔康召开岷江—大渡河流域水生态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全体会议,全面总结前一阶段工作,安排部署今年岷江—大渡河流域水生态综合治理工作;

  阿坝州境内岷江全长341公里,流域面积2.3万平方公里。受早年森林采伐以及“5•12”汶川特大地震灾害影响,岷江流域的水生态脆弱。作为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开展岷江上游水生态综合治理刻不容缓,势在必行。

  水生态作为岷江生态之魂和生态之本,是岷江流域生态整体修复的核心和引领。阿坝州在全省率先启动岷江流域水生态综合治理,这是阿坝州积极响应落实中央、省委关于生态文明建设重大决策部署的一项开创性工作,也是阿坝州加强环境保护、建设生态阿坝的务实举措。

  在松潘县岷江源,环保加工水晶乡安备村村民达尔吉和家人在春夏季节编制柳笼装上石头筑坝拦水。达尔吉说:“柳笼拦下了泥沙,红柳就能生根发芽,形成生态护堤,对湿地恢复有明显作用。”当地群众自发的生态保护行动,为岷江流域水生态治理提供了坚强的后盾。

  2015年获得国家湿地公园试点建设资格的松潘岷江源湿地公园,是岷江流域生态安全的重要保障之一。恢复岷江源湿地是岷江水生态治理的一个重要举措。

  去年,岷江—大渡河上游生态修复工程落实项目413个、资金30.99亿元。今年拟实施项目353个,计划投资30.96亿元。修复治理项目之多、资金之大、力度之深,前所未有。

  今年,阿坝州在用好国家、省对阿坝州生态建设政策和资金的同时,推动地区间、流域间建立横向生态补偿制度,引进和推行碳排放权、排污权、水权交易制度,建立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生态环境保护的市场化机制,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让更多的资金注入岷江流域综合治理。

  阿坝州岷江流域水生态综合治理取得阶段性成果,为下一步开展水生态保护和治理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目前,阿坝州全面推行河长制,成为水生态保护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以“河长制”为基础,逐步探索和构建守土有责的“合力”推进机制、市场经济的“动力”运行机制、公众参与的“借力”协作机制,营造崇尚生态文明、推进生态保护的良好氛围,是阿坝州今后一个时期水生态保护的主要目标和努力方向。同时,作为水生态保护重要组成部分的野生鱼类保护也在阿坝州全面展开。《大渡河上游川陕哲罗鲑等珍稀特有鱼类栖息地保护总体规划报告》通过省政府印发,拉开了大渡河上游珍稀鱼类保护的帷幕。今年3月,红原县相继发布了《红原县天然水域全面禁渔通告》《红原县禁止捕捞、销售、食用黄河鱼的通告》,各族干部群众积极投身到保护黄河鱼的行动中。随后,若尔盖县等地纷纷响应,一场保护黄河鱼的持久战在全州范围内全面拉开。

  创建生态文明村镇、干旱河谷生态治理、草原沙化治理、水生态保护……一场又一场漂亮的环保攻坚战,是阿坝人民亮出的一张张“绿色王牌”;一次又一次的环境保护行动,是高原儿女毕生追求的生态梦想。

  近年来甲根坝乡通过精准扶贫,让贫困户们渐渐看到了希望。乡里通过发展特色经济...

本文由台州市电流废气治理有限公司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环保加工